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奈良天皇讳知仁,明应五年(1496)十二月

  斋藤道三号称美浓的蝮蛇,以阴谋盗国闻名天下,原来他只是个山城卖油商人出身,在侍奉了美浓的守护土岐家后,依靠高明的权谋术获得了重用,后来在天文十一年(1542年)把主公土岐赖艺赶出领地并取而代之,成为美浓一国的国主。之后流浪尾张的土岐赖艺不甘心失败,请求织田信长的父亲信秀出兵复国,从此展开了尾张美浓两国间长达数年的战争。由于信秀与道三都十分善战,谁也未能取得决定性的战果,使得局势变成了僵持的状态。几年过去了,双方都认识到再继续下去并没有益处,于是在天文十七年 议定了归蝶与信长的婚约,借此平息两国间的战事。

  天文十八年二月二十四日,归蝶来到尾张与信长举行婚礼,自此改称浓姬,意思是美浓来的公主。据传说她出嫁临行时,道三曾送给归蝶一把短怀刀,对女儿说:如果信长真是传说那样的大傻瓜,那么就用这把刀杀死他。而浓姬的回答却是:或许这把刀也会刺向父亲呢。这段逸话非常有名,凡涉及这段历史的小说和时代剧里,都以重笔墨来描写当时的情景。生长在乱世中最具代表性的下克上武家家庭,归蝶对于自己在权力漩涡中扮演的角色了然于胸。另外也有个传说,是信长使用反间计,向归蝶散布假消息,指出斋藤家有人会谋反,结果归蝶把这假消息写成信送回娘家给父亲,使道三将无辜的家臣杀害,当然这也是一个传说而已。

  擅长谋略的道三是把女儿当作间谍来使用,而信长反过来利用翁婿关系寻求来自美浓的支援。谁更有实力,对方就会成为自己的饵食,联系这种关系的媒介就是归蝶。然而明晰一切的归蝶,并不会简单服从其中某一方,她会以她自身的意志来决定未来的命运,作为战国时代的女子,这种独立性与魄力是绝无仅有的。而这也正是其本身魅力所在。道三之所以如此宠爱浓姬,独将其视为掌上明珠百般呵护,与浓姬的聪慧和独立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归蝶与信长的婚姻生活,也一直是后世感兴趣的话题。被-婚姻绑在了一起的少男少女,各自心中对隐藏的利益关系又非常了解,个性也都是不输给对方的强悍和高傲,确实是非常奇妙的组合。一直以来的感觉是,信长和归蝶之间并非没有感情,只是这种感情并非是一种男女的爱情,而是一种英雄相惺的亲情。她与其说是内助,倒不如说是信长的战友。在信长统一尾张,打败信行时得到了来自美浓的大力支持,这一切当然都是归蝶在幕后的努力。她最大的成果是策划了信长与道三的见面,使得道三充分的了解了女婿的才华,以真心展开了合作。由于斋藤道三对自己儿子义龙并不满意,有意将美浓一国送给女婿信长,从此引来杀身之祸,在长良川之战时战死,在道三临死时,立下遗书,将美浓送给了夫婿,并替他报仇。这遗书给予了信长进攻美浓的正当理由,由此踏出天下布武的第一步,信长后来便以为道三报仇为名,屡屡与斋藤家战争,终于在1567年时得到美浓。

  但是从此以后,浓姬的消息在历史上可以说是完全消失。有说法是既然信长已得到美浓,浓姬的存在已无价值,所以将她杀害(一说流放);也有说法是在安土时期,归蝶作为安土殿成为安土城的女主人,或早在这个时候以前,浓姬已经病故。由于她并没有为信长生下一儿半女,在信长的私生活里,吉乃比归蝶更加重要,但归蝶一直保持着正室的地位,而史书往往对没有生育的妻妾记载也并不多,尤其她完全没有被记载。

  有小说家写说在本能寺之变时,浓姬与信长共生死,但这并不是事实,因为据记载,当时在本能寺遇害的女性是一位叫阿能局的侍女,恰好“能”与“浓”的发音相同,就被拿来作文章了。而在本能寺事变时随众逃出来的女眷们,后来都被送回安土城;而后依照当时的惯例削发为尼,再后来,蒲生贤秀与蒲生氏乡父子则从安土城将信长的妻妾都迎到日野城去。在这些妻妾中,有一位叫“安土殿”的,后来在清州会议后由织田信雄以六百贯知行奉养照顾;而这个安土殿后来在庆长十七年(1612年)亡故,享年七十九岁,法名“养华院殿要津妙法大姊”,葬在京都的大德寺总见院。

  由于信雄不可能无原无故照顾一位和自己没血缘的父亲妻妾,因此有些人认为所谓的安土夫人就是信长的正室浓姬。不过信长另外有一位爱妾阿锅也是在这一年过世,也葬在大德寺总见院,因此也有人不认为这个养华院是浓姬。总之,浓姬的后半生完全是一个谜团,除了她是斋藤道三之女、嫁给信长又无子之外,其他的可以说是令人一无所知。

  名古屋山三郎

  大家一提到倾奇者往往最先想到的就是前田庆次。在战国时代最有名的倾奇者恐怕非他莫属,然而可以称道的人也绝非庆次一人而已。在此我就向大家介绍另一位倾奇者--名古屋山三郎。

  玩过天翔记、将星录的朋友对这个人物可能多少有些印象,能力低的要命,只是那张脸蛋还看得过去。历史上的名古屋山三郎又是什么样的呢?

  山三郎的父亲是那古屋因幡守敦顺(高久),(注:在日语中名古屋与那古屋发音相同)母亲是织田信长的叔父右卫门尉信次的孙子中川重政的妹妹养云院(养零院)。(出自『续群书类从本织田系图』)出生年月不详。

  山三郎最初侍奉信长的弟弟信包,后来成为蒲生氏乡的小姓,参加了讨伐岛津氏和小田原之战。据「氏郷记」记载,他在15歳时跟随氏郷攻打南部家家臣九户政实位于陆奥的名生城(天正18(1590)年11月),立了"一等功",受封2000石。从此有了"美男勇士"的称号。甚至当时还流行起了一首歌谣:"枪师、枪师は多けれど、名古屋山三は一の枪"。(大意:-、-有很多,名古屋山三排第一。)

  文禄4(1595)年2月氏郷去世。山三郎成为浪人住在京都的四条附近。后来又剃发出家,法号宗元。庆长初年还俗后改名为九右卫门。庆长5(1600)年,妹妹于岩成为信浓川中岛藩主森忠政的正室。通过这层关系山三郎开始侍奉忠政并得到5000石的封地。后来忠政被転封到美作津山,山三郎作为扈从役一同前往,石高又加増了300石。

  由于与森家谱代重臣井戸宇右卫门关系不合,山三郎在筑城工地上与正在指挥施工的宇右卫门发生争执,山三郎拔刀向宇右卫门砍去不料宇右卫门异常勇勐,山三郎反被宇右卫门一刀杀死。而后宇右卫门也被现场的其他人杀死了。

  山三郎的遗体被埋在现场的北侧、井戸兄弟的遗体则被埋在了南侧。墓前还植上了松树。现在那个地方的松还活着,人们都叫它"白眼合松"。根据「森家先代实录」记载,山三郎死时32歳,而「氏郷记」则记为28歳。后来山三郎的遗体被移葬在京都大徳寺高桐院。并上法名曰梅林院殿久岳宗远居士。

  据大徳寺高桐院开祖-玉甫(ぎょくほ)的《玉甫录》记载,山三郎不仅是精通武艺的美男子,更是一位痴迷游艺的"伊达男"。(译者个人理解,所谓"伊达"指穿着华丽、引人注目的衣服,做与众不同的事)因此在他周围艳闻常常不绝于耳。在他死后出云阿国(いずものおくに,歌舞伎的创始人)用歌舞伎的形式表现了自己与以前的情人(山三郎)之间的故事。于是关于2人的関系的谣传就散布开来了。例如在《懐橘谈(かいきつだん)》中,山三郎是阿国歌舞伎的演出者,而在《雍州府志(ようしゅうふし)》和《贞丈雑记(ていじょうざっき)》等书中却写为夫妇共演。虽说都是一些民间的传说,但这使山三郎在演艺界、文学界变得非常有名。

  翻译到这里,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"倾奇者"与"歌舞伎"两词的关系。其实在日语中"倾奇"与"歌舞伎"词出同源,都是从动词"倾く(かたむく)"来的。因此大家可以想象这两者之间的密切关系。

  不仅如此,山三郎的故事还被搬到了浄瑠璃中。(浄瑠璃:一种以日式三弦--三味线伴奏的说唱曲艺)最初是在延宝年间上演的江戸土佐少掾正本(とさのしょうじょうしょうほん)《名古屋山三郎》。在这部戏中山三郎寻幸名妓倾城(けいせい)、葛城,与不破伴左卫门(ふわ?ばんざえもん)发生了争斗。这成为以后《不破名古屋物》的先列。在此影响下,贞享年间(1684~88)在江戸市村座(いちむらざ)上演了歌舞伎《游女论》。第一位市川団十郎表演的不破、村山四郎次表演的山三郎、伊藤小太夫表演的葛城大受好评。

  后来这个故事便演变成《不破》(《鞘当》)这部歌舞伎段子。这作为代々市川団十郎的武戏发展起来,最终入选歌舞伎十八番。(指市川家世代相传的十八个传统剧目)

  足利义辉

  室町幕府第十三代将军。义晴的长子,生于东山南禅寺,母亲是前関白近卫尚通之女庆寿院,幼名菊幢丸。

  天文十五年(1546年)和父亲义晴一同因为与细川晴元的对立被追放到近江坂本。同年12月20日元服,取正名义藤。同日父亲义晴辞任将军职,义藤就任征夷大将军。

  天文十七年(1548年)和父亲义晴一起返回京都,与细川晴元和睦。此后细川晴元与细川氏纲及拥立氏纲的三好长庆进行抗争。天文十八年(1549年)三好长庆军大胜细川晴元军,三好政长败死,义晴、义藤父子同细川晴元一行逃往近江坂本。天文二十一年(1552年)义藤与三好长庆和解,返回京都,任命细川氏纲为管领。天文二十二年(1553年)义藤改名为义辉。同年义辉再次与长庆对立,逃往近江朽木,投靠六角义贤。此后义辉在近江朽木过了6年的流亡生活。

  永禄元年(1558年)再度与三好长庆讲和,归还京都。此后的地位比较安定,于是义辉开始积极恢复将军家的权威。永禄二年(1559年)会见长尾景虎①,永禄三年(1560年)会见织田信长,积极任命守护职和推行积极的守护职辅佐政策,任命西国之雄者毛利氏为御相伴众,任命守护职予大友宗麟、毛利隆元。另外,积极调停各大名间的争斗,永禄元年(1558年)讲和长尾景虎与武田晴信②,永禄三年(1560年)促使大友宗麟、伊东义佑、岛津贵久三者讲和,永禄六年(1563年)又成功调和上杉谦信、武田信玄、北条氏政三者的矛盾。意图将分裂的大名家重新聚集到将军家身边。三好氏在京都的支配权地位日渐低下,河内的畠山高政、近江的六角义贤等反三好派的活动也日益活跃,将军家的权威和地位在一定程度上的到了提高。义辉的-成果使他被评价为是一位“能治理天下的有才干的将军”。

  此后三好长庆之弟讃岐的十河一存、阿波的三好义贤和嫡子义兴等担任三好家中枢的部将相继去世,三好家的实权转移到了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③的手中。接着长庆又听信松永久秀的谗言,将弟弟中仅存的一人安宅冬康杀害。永禄七年(1564年)三好长庆在杀害冬康的2个月后,悲叹地死去,政局又变得不稳定起来。

  三好家的新中枢人物松永久秀与三好三人众希望扶持新的傀儡将军,于是在永禄八年(1565年)5月19日松永久秀和三好义継突袭二条御所,史称“永禄之大逆”。义辉与侧近侍从30余人极力奋战,据说当时替换了无数把因斩杀过度而损坏的刀,可见其惨烈程度。义辉曾拜剑圣上泉伊势守信纲为师学习剑术本领,所以剑术非常高超,有“剑豪将军”之称。但终因寡不敌众,最后被突袭军包围,在房间里切腹-,享年30岁。法号光源院融山道円。

  官位职历:左马头→从四位下参议→左中将,死后赠从一位左大臣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