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生死不明的明智光秀(转帖)

  1,光秀在山崎之战中落败,逃往胜龙寺。回头的道路被羽柴军重重包围,根本就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性。幸好那时下起了整整十三夜没有停过的大雨,趁着大雨和夜色,光秀一行人逃往近江的坂本城。光秀和他的属下一共十三骑,准备在坂本城再次举兵。聪明的羽柴军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他们在山科的小栗栖设下埋伏(一说埋伏的暗杀者是小栗栖附近的信长近臣、在本能寺被讨死的饭田一族的后人),光秀一行正在前后排成一列,穿梭在矮竹林中,埋伏的士兵看准光秀的腹部,用竹枪一枪刺下……光秀被埋伏惊呆了,他砍断插在腹部的竹枪,策马逃走,但最后还是难堪巨痛,失血过多,倒下马来。临死之前,他对身边的沟尾庄兵卫说:“把我的首级葬在知恩院。”并且对他说出了“逆顺无二门,大道彻心源。五十五年梦,觉来归一梦”的辞世之句。一时叱咤风云的明智光秀就这样结束了他的生命。同时,家臣进士作左卫门和比田带刀相继*殉死。由于追兵已近,庄兵卫用马鞍把光秀的首级包好,隐藏在附近的沟中……

  第二天早上,附近的农民发现了三具尸体,其中有两具由于被削去了脸皮无法辨认其身份,另外一具就根本没有首级。但是是,由于身穿桔梗纹的豪华铠甲,所以推定那就应该是光秀。于是人们在周围寻找他的首级,终于在土中找到了隐藏着的光秀头颅。十七日,众人将首级献给秀吉,秀吉确认那的确是光秀首级之后,把它挂在了本能寺示众数日,然后又挂在了栗田口……

  以上就是历史流传下来的光秀死时的情形,但是,其中的疑点不少:

  首先,光秀一行13人是前后排列,但是当时记载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,又下着大雨,更是在密集的矮竹林中,暗杀者是一介农民,是怎样从家臣之中辨认出光秀的?而且能一下刺中腹部?

  再次,光秀是一军之将,居然穿了一件被竹枪一刺就穿的“豪华铠甲”。众所周知光秀的铁炮技能是很优秀的,当时人们为了防止铁炮攻击,大将的铠甲都是经过了严密的防弹措施的。一件防止铁炮的防弹铠甲居然连“竹枪”也防不了,不是很奇怪吗?

  还有,庄兵卫得到了“把我的首级葬在知恩院”的指示,却因为时间紧迫而没有听,将首级弃在土中。难道光秀没有考虑到他会把首级献给敌人而谋取功勋么?聪明的光秀就如此信任这一个并非重臣的二流家臣吗?另外,庄兵卫有为进士、比田二人削去脸皮的时间,难道就没有处理好光秀首级、迅速赶往知恩院的时间吗?

  根据《细川家记》记载,进士作左卫门和比田带刀都是细川的随身重臣。固然《细川家记》违背历史的地方不少,但是家传的家臣名单不应该会有错误。前者在权威史书《日本书记》、《大镜》、《今镜》、《水镜》、《增镜》、《吾妻镜》、《太阁记》、《德川实记》中都有记载,可见决不会是虚构的人物。后者在真田家的《先公实录》中也出现过。因此两人根本没有理由去-。因为二人在明智家灭亡后,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去细川家效力。从当时的情况来看,那样就-是毫无理由的。

  以上流传下来的故事,都记载在战斗获胜的一方——秀吉方所撰写的“军记物”当中。“军记物”就相当于现在的“历史小说”。大家都知道,当时秀吉讨伐光秀,说“光秀是逆臣”,是为了说明“秀吉是织田家的忠臣”。他所记载的事情,当然要以褒扬秀吉为主,这就不可避免地要歪曲事实了。为了强调自己是忠臣,他改变历史真相,杜撰“光秀死时的情景”的可能性十分高。为此,特别参考了以下考据:

  小栗栖的附近就是劝修寺,那是劝修寺家的领地。当时的当主劝修寺晴丰的日记《晴丰公记》上“天正十年夏”的部分文字和日本内阁文库所藏的《天正十年夏记》六月二十九日上一段相同:

  『明智弥平次二X女房众、北Xあね也。たんはの城主、のけ行きさきにてからめとる也。女はうしゆさうさき左近と申物、藤吉郎者也。これかむさうにておくり申候。立花かつしとくうんと申物、あひむこ也。余ひとつをききてかよういたし候。今夜先女はうしゆ此方へよひとり申候。ままこ二人あり。そのおやにたつねあわし渡へき也。』(X是已经不能判别的文字)

  日本的历史学者永井宽先生解释到:它的意思是说,当时只有记载明智秀满的妻子被丹波城主杉原家次所捕获,当夜只有其妻子一个人身处丹波,而和通常“军记物”记载的她在坂本-一事明显有出入,并且通常记载的此事并无任何考据,与当时的一级资料《晴丰公记》所记载的内容相违背,所以更加说明了根据“军记物”流传下来的故事是不可信的。总而言之,当时的“军记物”并不能真实地表现历史,而是秀吉笼络人心,抬高自己地位的-工具罢了。

  另外,在史书《醍醐随笔》中记载到:

  “天正十年以后的宽永年间,有人在事发地打听曾经发生的小栗栖事件。结果,没有村民听说过以前曾在这里曾找到过光秀的首级的事。”

  六十年时间在漫漫历史中并不算长久,竟然“找到光秀首级”这样的大事情没有一个村民知道,实在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  另外还发现如下的历史记载:

  “山阶(山科)的一揆军将其杀死”(《多闻院日记》六月十七日记录)

  “日向守(光秀)被山科的一揆部队所讨取”(《天正日记》)

  “明智逃往山科的竹薮中,后来百姓拾到了他的首级”(浅野长政给秀吉的书状)

  根本没有谈到秀吉“埋伏了一支部队”,有人“用竹枪刺穿了光秀的腹部”,更没有说到有关“遗言”、“辞世之句”、“庄兵卫的行动”、“发现的尸体的情况”、“发现者”等等。从秀吉的书信中“后来百姓拾到了他的首级”一句更加令人怀疑通常流传的故事是捏造的了。

  在《美浓志》的《明智旧稿实录》中有记载说,那个死去的光秀其实是极为酷似光秀的影武者,那位影武者在小栗栖代替光秀而-,从而才会引起那些故事。但是除了《美浓志》,尚未发现有直接提及光秀未死的史料。

  光秀死亡的时间是十三日的深夜,首级示众是在十七日。中间经过了三天,旧历六月十五左右换算成现在的公历大概是七月末,那正是盛夏之时,一年中最热的时候。在那样的情况下,根据医学理论推断,尸体肌肉和皮肤组织早已腐败了。所以根本不能辨认,不知道秀吉是怎样“确认那的确是光秀首级”的。秀吉在“军记物”中这样写,也许是正是自己的计策。杜撰庄兵卫令人无法理解的行动,应该也是计策之一。

  以上就是目前流传下来的有关光秀死亡一事的可疑点。不得不使我们对那时的事情的真伪展开调查。同时也说明,并不能完全舍弃明智光秀在小栗栖事件后仍然活着的可能性……

相关阅读